安索

All桶,盾冬,DS,哈德,CE

别说了快来认亲吧 除了盾冬以外萌的都是冷cp 好痛苦

开局后羿下,猴子打野,项羽亚瑟跟我抢中路,我就去上。

我守着守着发现中路塔剩一座,就想叫亚瑟项羽换线。项羽过来了,亚瑟不换,我就看着他弃而不舍地狂送对面安琪拉。

项羽来了之后我上路当然不能呆,毕竟他是那种把人往外推的项羽,但我一走开就能看见项羽各种被击杀,我没办法我不能走,不然上塔也没了。

下面后羿真的惨。1v2没人帮,猴子只打野,而且只打家里的野,不反也不抓人。暴君不打,黑暗暴君不打,就连团也不来。

然后后羿怒挂机。(这时候我开始有不详的预感,这局要输)

到后面剩下一塔一水晶的时候我让他们三去打主宰,我守塔(我有自信我能守,我真的可以守!)说了好几次,然而没人听话。真的特别固执,我无话可说。

可能是后羿觉得我们打完了吧,他重新连接,我顿时觉得我看见了希望,他绝对可以单主宰!然而我刚叫了一声后羿!

后羿离开游戏。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水晶爆了。

我这场真的打得很幸苦,要教他们怎么玩,罢了救项羽救亚瑟救猴子,各种救,还搭了自己一条命。

我不想这样的啊,要教可以啊,但你们可以听听我的话吗?我真的想赢一局啊!

[All/Jason]死去之人(7、8)

7.

“玩乐时间结束。”

蝙蝠侠对着罗宾们郑重宣布。

罗宾们集体否认:“我们没在玩。”

蝙蝠侠一口咬定了事实:“你们有。”

“别跟他们争了,布鲁斯老爷。少爷们也是,请别拿着刀和棍子或枪玩闹。”阿尔弗雷德满脸无奈,“体谅一下老人们的心脏,我烤了一些小甜饼,大家就和和气气地聊天吧。”

罗宾们欢呼着朝小甜饼进攻,而布鲁斯为了维持父亲的尊严,只能忍痛放弃参与小甜饼争夺战。

一不注意,那边的小鸟们又打起来了。

布鲁斯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想要分开他们。

杰森在布鲁斯靠近地时候满脸戒备地盯着他,瞬间在跟达米安的打斗落了下风,于是愤怒地朝他吼道:“滚开老家伙,这事关男人的尊严——胜利的人就得以得到所有的小甜饼作为奖励,所以你快滚开!”

就连达米安也赞同地说:“没错父亲,你别插手,我要把这家伙揍趴下,让他为他的大言不惭而后悔!”

而迪克则是上前拦住布鲁斯,并给出了理由:“布鲁斯相信我,你靠近只会让他们打地更激烈。”

“……”

提姆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而布鲁斯完全没有斥责他的意思。天知道在迪克他们来到韦恩庄园之后他想这样做多久了,要不是阿弗的关系,他绝对会成为第一个因不停翻白眼而瞎掉的韦恩。

当然,这张战争最终优胜者是唯一没有参与打斗的提姆。

没有人反对这个决定,因为没有人敢反抗发怒中的阿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

直到家庭聚会散场的时候,他们都没谈论出棺材里的人的身份结果。

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异世界的蝙蝠侠,包括冷静思考后得出结论的提姆,以及单纯想要看热闹的迪克、杰森和父控达米安。

不敢在阿弗面前放肆的布鲁斯选择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声。

这场讨论是进行不下去了。

反正超人也都说了,失主们不会把这具棺材存放在他这里太久的,他就不信经过他的提醒,那个传说中“对超人而言重要得能够让对方情绪失控的人”还会在失主们揭发真相之前先死去。

他可是蝙蝠侠,而蝙蝠侠能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他可以在超人情绪失控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之前阻止对方,而且他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和超人同时发疯。

“既然如此,你找我们回来干嘛?”杰森一脸不满,“反正这世界上又没什么能够让你情绪失控的事,除非达米安有什么意外。”

在布鲁斯开口之前,迪克眯着眼,压低了声音提醒他,“杰森,我以为我们已经决定不再提起这件事了?”

杰森哼了一声,“我不记得我有答应你。”

“杰森。”

杰森怒气冲冲地走了。

迪克想了想,追了上去。

最终布鲁斯还是没能开口说些什么,因为提姆在杰森和迪克走了之后,跟布鲁斯打了个招呼就也离开了。

*

那是他们替人保管棺材的第七天,失主们还没有来。

[All/Jason]死去之人(6)

布鲁斯列了一个整个单子的人,剔除到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性转露易丝和他是最有可能的两个对象。

他拒绝回想罗宾们在看到名单上排行首位的名称时的表情。

所以他特意拉长了跟迪克进行私下谈判的时间,期间还一直维持着蝙蝠侠的表情。

当然,他绝对没有把私人情绪发泄在对方身上的意思,而且对方在那场谈判里还维持着拼命忍笑的扭曲表情。

啊,年龄的代沟,多么深刻。

蝙蝠侠忽然觉得他老了。

DC也是时候重启了。

在他身后,罗宾们还在不正经地打打闹闹。

达米安提着一把刀,上窜下跳地扬言要切掉迪克的“迪克”,“混蛋迪克,都是你的错,你看父亲现在都不正常了!”

“老家伙根本就没正常过!”杰森在他身后唯恐天下不乱地喊道。

达米安立即放弃了追杀迪克,转而攻击杰森,“你闭嘴!”

杰森赤手空拳迎了上去,“我不用闭嘴因为这就是事实!”

迪克回头支援杰森以及提防误伤,却引发达米安更为深重的怒火,于是手上的动作越发狠厉,完全瞄准了他们的下身攻击。

至于提姆?他从头到尾都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替他们录像,就等着录完放上网嘲笑他们。

始终没等到安慰的蝙蝠侠感觉有点难过。

[All/Jason]死去之人(5)

要论超人最重要的人,排行前三的不用说,露易丝·莲恩绝对占了其中一个位置。

另外两人不必说,一定是他的父母。

但超人提到了“他”,所以棺材里的人会是他的养父吗?

布鲁斯拒绝接受露易丝·莲恩性转后还是跟超人搞上了的设想。

还倒不如告诉他超人跟他搞上了。

不对,他在想什么?

呸。

……不过仔细想想那还是很有可能的,否则超人怎么会在昨天看见他时有那么大的反应?

不,停止。

别再想下去了,布鲁斯,你叫蝙蝠侠而不是脑洞侠。

布鲁斯在内心告诫自己。

……不过那真的……

停下来,布鲁斯!

虽然你跟迪克相处了很长时间,但在那时你都没有被他传染不是吗?别在对方回来一天后就变得不正常了。

那只是迪克的玩笑,那不是真的。

冷静,深呼吸,放松。

布鲁斯闭着眼,花了十分钟才让自己的呼吸平定下来。

他忽然觉得他是时候跟迪克谈谈了,关于他的教育问题和所看的书籍种类。

[All/Jason]死去之人(3、4)

3.

“他是一个跟我们有关系的人。”他试探性地提出想法。

超人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复,只是含糊地回应他:“你知道他。”

“但现在的我们不能知道他。”蝙蝠侠语气肯定地说。

超人点了点头。

“他是个重要到会让我选择干扰世界未来发展的人吗?”

“不。”这次超人毫无犹豫地否定了。

蝙蝠侠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在这之后,蝙蝠洞里沉默了很久。

昨天因为罗宾们的到来而变得极其热闹的蝙蝠洞在他们离开后就很难有活泼的气氛。布鲁斯早已习惯了在达米安去上学后就寂静得毫无人气的蝙蝠洞,只是超人难免会有些不自在。

“……总之,因为一些不能告知的原因,我必须把他暂时寄放在你这里。”超人吸了口气,“我相信离失主们过来寻找他的日子不会太久。”

“你能够保证他们的到来不会对我们的世界造成任何干扰吗?”布鲁斯问。

闻言,超人紧张地握紧了拳头,“我不确定。”

他已经开始思考要怎么让蝙蝠侠在拒绝后再次答应他的请求了——最糟糕的情况是,他必须把棺材里的存在告诉对方——他能够保证这样一来蝙蝠侠绝对会答应他,但即将造成的伤害也会是无法预料的巨大。

他没想到的是,蝙蝠侠竟然点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谢谢你,布鲁斯。”

随着颤抖的尾音落下,超人再度消失。

布鲁斯捏着眉头,叹了口气。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答应对方。可能是因为对方小心翼翼又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他不习惯,也可能是他的直觉让他无法拒绝超人的请求。

总之,他给自己揽了一个大麻烦。

昨天的他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异世界的超人看上去神经紧绷得几乎下一秒就能崩溃,而这点无论从哪里看来都不属于什么好兆头。

超人过于强大,强大得几乎没有弱点,人类没有能力对抗一个发疯的超人。

异世界的超人看上去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崩溃,而他们还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在超人发疯的时候制止他。

他得搞清楚棺材里的人是谁。

布鲁斯想。

他得搞清楚棺材里的人究竟是谁,然后想办法阻止他的死亡,否则他敢发誓他的世界绝对无法承受一个发疯的超人的存在。

[All/Jason]死去之人(2)

隔天,在几乎同样的时间,超人又来了。

而这一次,他看上去冷静了许多。

“我想你已经检查过了。”他说。

布鲁斯没有否认。

事实上,在超人离开后,罗宾们立即一涌而上,凑在棺材的四周,叽叽喳喳地开始讨论猜测棺材里的会是什么东西。

当然,很大的可能是个人,但重点就在于那是什么人。

会让超人如此失态的人有多少个?

又是什么原因以至于他不能把棺材留在他的世界?

在布鲁斯犹豫的这几秒内,罗宾们已经开始动手试图拆棺材了。

想当然,超人要刻意隐瞒的事实必然会被他掩盖到很好,所以布鲁斯也没去阻止罗宾们。他站在一边看着罗宾们瞎忙乎了几个小时却没能让棺材盖子挪动分毫,最终懊恼的放弃了尝试,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好吧,蝙蝠侠和罗宾们难得的聚会虽然被打扰了,但能够看见罗宾们没有争吵地相处在一起还是个不错的结果。

于是他也就放弃了撬开棺材的想法——好吧,他清楚知道如果他成功了后果将会是出现一个愤怒的超人,所以即使可以他也不会去尝试的——所以他的行为不过就是“哦我知道我不会成功但稍微尝试一下证明我试过不行吗”这样的熊孩子心理。

他不会说他能理解对方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在发现自己孩子的棺材被撬开时已经体验过那种感觉了。

虽然如此,但他还要想搞清楚棺材里的内容,以防不测。

万一那不是个人类而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呢?

换个角度来说,即使那是个人类,他又怎么能确定那不会为他们的世界造成影响?

“失主们”指的是人类还是非人类?会不会因此迁怒这个世界的人?

这些都是他必须设想到的。

而现在,那个能够解开谜团的人就站在他面前。

[Dickjay]嗨,我亲爱的绿眼小男孩(16)

就在Jason天马行空地幻想Dick在淫乱派对上跟人家玩群p的场景的时候,“叮”的一声,他的手机传来一则通知提醒。

Jason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论坛的人在聊天,应该是刚才有人@了他。

他随手解除锁屏,登入论坛,果然看到一群人在讨论什么东西,热闹的很,上一秒才刷新下一秒楼层就被刷上去了。

Jason刚要点进去,大门口喀哒一声,Dick的声音随之传来。

“小翅膀,我来接你啦~”

听到Dick的声音,Jason收了手机,下意识地摆了张臭脸去开门。

事实上Dick今天本来不该在那么早下班的,但他的上司见他笑得一脸白痴,连审问犯人都是带着笑脸,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傻逼样,终于决定不要再虐待自己的眼睛,让对方提早下班了。

当然,这也证明Jason是提早了多久去打扮的。

Dick在看见Jason时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哇噢。”

“怎么?”

Dick对着Jason的腰线和挺翘臀部咽了口唾沫,还是坚定地表示:“你不能这样出去。”

“哦?”

“这很危险,”Dick意重深长地说:“我是说,你可能会被非礼什么的。”

“会想要非礼我这样的人应该也只有你而已吧。”Jason在对方摆出一张正气凛然的脸,正要为自己辩解时毫不费力地拆穿了对方,“在否认之前先把你的眼睛从我的屁股上移开。”

“好吧,我承认是用眼睛非礼你了。”Dick毫不脸红地表示,“但别人可能没有我那么矜持,要是他们直接动手了怎么办?”

Jason朝对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All/Jason]死去之人(1)

*标着All/Jason其实算是亲情向,有cp的是另一个时空的Jason.
*不要看标题,相信我,故事甜甜甜!
*ooc严重,但竟然是平行时空的设定就别注重那么多了哈。

——————————

蝙蝠洞并不是第一次迎来超人,但异世界的超人确实是第一次。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个超人的手上还抱着直立起来跟他差不多高大,由铅制成,由內到外都被完全封死的棺材。

前任及现任的罗宾们站在蝙蝠侠的身边或身后,对面是一脸悲伤的超人和怎么看都不合时宜的棺材。

“这是?”蝙蝠侠问。

“我不能说——我答应了他。”超人急促地说:“他让我销毁他的尸体,但我不能……我做不到。”

他看上去很懊恼。

布鲁斯想。

但最终,他还是朝对方命令道:“说下去,超人。”

“我想救他,但我就救不了他。他……他一直很痛苦,他要求解脱,我无法阻止他。”超人说的杂乱无章,以至于他们都听不明白他的意思,布鲁斯为此皱紧了眉,“我没办法让他留在我的世界,就只能来找你们了。”

“他是跟我们有关系的人吗?”布鲁斯指的是棺材里可能存在的那个人。

“我、我不能……”超人苍白着脸摇了摇头,布鲁斯敢发誓他从没见过超人这样外露的绝望情感,“我很抱歉,我得走了,否则他们会发现不对的。”

在布鲁斯阻止之前,超人已经跟来时一样迅速消失了。

操。

布鲁斯忍不住咒骂了声。

虽然他到现在都还不能搞清楚状况,但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情一定很棘手。

这真是个神奇的地名(。

[Clarkjay]谁能帮我取一个标题我要疯了(7)

*ABO注意

那不是幻觉!

他的Omega真的找来了!

在理解到真相的同时,他的脸上已经被揍了一拳。虽然痛的人绝对不是他,但这只能让怒红了眼“誓不为Omega讨回公道不罢休”的Alpha们更加火大。

“等等……”

“去你的等等!”金发的Alpha愤怒朝他地吼了回来:“你在强制标记Omega时怎么不等等!”

“什……”

“去你的什么!”这次朝他吼回去的是一位褐发的Beta:“你这个强制标记了发情中的Omega还死不认账的混蛋Alpha!”

“我不……”

“怎么回事?!”这次打断了他的解释的是他心中女神的尖叫声:“天啊,Clark·Kent你强制标记了一位Omega?!”

“我没有……”

“你是要说你没有标记我?”随着Omega的声音传出,Alpha们自动为他让出了一条走道。

至少这次我说了三个字,Clark想。

“说话。”他的Omega朝他命令道。

“我是标记你了。”

哦天啊,Clark想,他已经开始怀疑究竟谁才是外星人了,众人看向他的目光简直能把他的肌肤灼穿一个洞。

Jason不置可否,“嗯哼?”

“但那是一个误会!”Clark努力为自己争辩。

闻言,Jason笑得异常温柔。Clark是第一次看见他笑,不得不说那真的挺美挺梦幻,但Clark却仿佛置身冰窖。

“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我们之间有误会,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对吧?”Clark开始觉得他真的是一个渣男,不然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也许我们能够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Jason没回话。

应该说,他在Clark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转身走了。